分类 大数据 下的文章

美国此番打“台湾牌”,更多的是出于权势和利益考量。从这一角度看,“台湾牌”对美国来讲,今天确实更像是一张“牌”了。 

特朗普(资料图)

近期美国打“台湾牌”已经到了毫无顾忌的程度。先是去年底通过了包含“评估美台军舰互访的可能性”等涉台条款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不久前特朗普又签署了鼓励美台官方交往的“与台湾交往法案”。据媒体报道,接下来美国还要制定 “台湾安全法”,协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会,考虑向台湾出售F-35先进战机,派出高级官员赴台参加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新大楼启用仪式,以及向该办事处派驻海军陆战队员,等等。 

以上做法显示,美国此番打“台湾牌”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它不是在单个领域、个别事件上做文章,而是政治交往与军事合作同时加强、立法推进与个案推进齐头并进。中美建交后美国屡次利用台湾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但像当前这样的强度和广度还是第一次。

美国此番打“台湾牌”还有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它并非一时兴起,而是长期酝酿、有序推进的结果。从奥巴马时代起,面对迅速发展的中国,美国就产生了强烈的焦虑感,为制衡中国提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上台后发展了这一战略。去年底以来,特朗普政府连续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核态势评估》等一系列文件,鼓吹 “国家间的竞争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问题”,将中俄列为“修正主义大国”,称中国是美国面临的头号“战略对手”。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特朗普政府在“美国优先”的大旗下,提出了一整套振兴美国经济、加强美国安全的措施。这些措施虽然不是全部,但相当多是针对中国而来。在这种情况下,抱着多年来形成的“台湾牌”不打白不打的心态,利用台湾这颗棋子牵制中国,很自然地成为美国的战略选择。因此,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台湾作为重要的“盟友”,宣称“要在‘一个中国’政策下,发展与台湾的强有力关系,满足台湾的合法防务需求。”

由此还可以看出美国此番打“台湾牌”的另一个特点,那就是从动机上讲,更多地出于利益考量,而非基于价值观和“传统友谊”。1949年以后美国曾多次在关键时刻力挺台湾当局与中国中央政府分庭抗礼,即使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也不惜破坏建交承诺,炮制出“与台湾关系法”,对台湾“情义相挺”。没有美国的全方位支持,台湾问题就不会发展到今天,“台独”势力就难以滋生坐大、有恃无恐。然而,明眼人一看便知,美国此番打“台湾牌”,更多的是出于权势和利益考量。也就是说,更多的体现了美国对中国迅速崛起的战略焦虑,是一个传统超级大国为维护世界霸主地位而对战略对手实施的围堵和遏制。从这一角度看,“台湾牌”对美国来讲,今天确实更像是一张“牌”了。因为,所谓玩牌,通常是在地位和实力大致相当的人之间进行的。而地位实力相当的人玩牌,通常也会动用所有资源和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由此,我们就很容易理解美国此番打“台湾牌”的广泛和猛烈,而且还可以预言,真正的较量其实只是刚刚开始。

但问题在于,就像美国以“平衡贸易”为借口发动“贸易战”一样,美国此番强势祭出“台湾牌”,是否真的掌握了“让美国再次强大”的钥匙?更严重的问题是,人们不会忘记1995年美国批准李登辉访美以后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愤怒,如果那时相对弱小的中国都敢于奋力一搏、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说不”的话,今天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会坐视美国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吗?

早在1300多年以前,中国唐代名臣魏征曾对唐太宗谏言:“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德义。”大国兴衰固然有谋略的作用,但归根到底要行大道、固根本。然而,面对世界格局的深刻变革,当今美国为政者不把主要精力放在革故鼎新、练好内功上,反而处处迁怒于人,毁弃自己亲手参与制定和推动的国际准则,单方面发起“贸易战”;甚至背信弃义,再次强势祭出“台湾牌”,公然挑战中国核心利益,这看起来更像游戏结束前的一场豪赌,这是极其短视也是极其危险的,结果必然是既害人、更害己。

(史晓东,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副教授、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原标题:国家九方面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福利多多

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大会13日下午在海南省人大会堂举行,在昨天的庆祝大会上还提出了国家将在九个方面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具体哪些方面,我们来了解一下。

在现代服务业方面,重点发展旅游、互联网、医疗健康、金融、会展等现代服务业。支持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

在信息产业方面,积极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数字经济,推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卫星导航、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在农业方面,加强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海南)建设,打造国家热带农业科学中心。做强做优热带特色高效农业,打造国家热带现代农业基地。

在科研和创新方面,打造空间科技创新战略高地。加强深海科学技术研究。设立海南国际离岸创新创业示范区。

在旅游方面,加密海南直达全球主要客源地的国际航线。实施更加开放便利的离岛免税购物政策,实现离岛旅客全覆盖,推进全域旅游发展。

在海洋经济方面,支持海南建设现代化海洋牧场。

在生态方面,率先建立现代生态环境和资源保护监管体制。积极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热带雨林等国家公园。

在科教方面,支持海南大学创建世界一流学科。鼓励国内外知名高校和研究机构在海南设立分支机构。鼓励海南引进境外优质教育资源。举办高水平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

在人才方面,支持海南开展国际人才管理改革试点。允许外籍和港澳台地区技术技能人员按规定在海南就业、永久居留。允许在中国高校获得硕士及以上学位的优秀外国留学生在海南就业创业。

后称孩子已死 官方:孩子还健在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河南周口太康县3岁女童雅雅患上眼部肿瘤,病情严重。其父母通过网络平台向社会募捐善款,希望能尽快救治女儿。

然而,今年3月,女童父母被爱心人士发现将善款私自提现后用作它途,并未救治女童。爱心人士上门督促,母亲才带着女童上北京求医,但刚检查完又带着女童“失踪”。

4月9日,爱心人士再次赶到太康县,发现孩子已回家。爱心人士要求父母带孩子赶紧去医院,不料,刚上医院不久,其母和爷爷便告知爱心人士“孩子已死”,并让爱心人士花600元租了一辆“运送遗体的车”。

4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从太康县公安局和太康县妇联得到确认,孩子尚健在,正在当地乡镇卫生院接受简单治疗。目前,妇联正在劝家属赶紧送孩子上大医院治疗,警方正在调查家属是否涉嫌诈捐。

爱心人士:

爱心人士:

母亲和爷爷称“孩子已死”  爱心人士花600元租了“运尸车”

爱心人士“公益人宇琪”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是安徽宿州人,4月9日,他和另一位志愿者小辉一道赶到太康县,他负责赶往村里找雅雅(此前,其母带着雅雅离开北京儿童医院后,志愿者无法取得联系),小辉则开车带着雅雅的叔叔上郑州找专家看病历。

在张集镇温良村,“公益人宇琪”果然发现孩子在家中,但孩子状况很不好,无法喝水,呼喊不应。

其间,家属突然打电话给正在上郑州的叔叔,称孩子“不行了”,要求立即返回。在“公益人宇琪”的劝说下,家属才决定将孩子送到太康县医院。

然而,就在送进县医院不久,雅雅的母亲突然告诉刚返回太康县城的志愿者小辉,“孩子已经死了”。随后,雅雅的爷爷又找到“公益人宇琪”,也表示“孩子已经死了”。

“家属要求我们给他们找一辆车,把家人和孩子遗体送回去。我们给他们联系了一辆车,司机过来的时候,专门问了孩子爷爷,‘我的车拉活人和死人价格不一样’,孩子爷爷再次确认孩子已经‘死了’,于是,我们给了司机600元遗体运送费”。“公益人宇琪”说。

随后,两人离开太康。

情况反转:

孩子尚健在  警方正调查家属是否涉嫌诈捐

听说孩子已经去世,众多爱心人士很愤怒,在网络上发布了声讨孩子家属的文章,并向警方报警。包括大V陈岚也发布微博,认为家属拿了爱心人士的捐款,不但不救助孩子,还数次欺骗志愿者,最终导致孩子无救。

孩子情况究竟如何?家属为何提现爱心捐款后不救助孩子?

4月11日,封面新闻记者再次通过家属此前公布的手机号进行联系,但依然无人接听。

不过,警方却证实,孩子家属此前告知志愿者“孩子已经死了”的情况并不属实。

太康县公安局宣传科民警告诉封面新闻记者,4月10日,接到报警后,周口市、太康县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立即安排警力进行调查。截至11日,调查结果是孩子尚健在,暂时在太康县张集镇卫生院接受治疗,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女童家属是否涉嫌诈捐。

同时,太康县妇联办公室工作人员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11日一早,妇联的领导与张集镇政府领导一起去村里,得知孩子健在后,立即劝说家属把孩子先送到医院。

最终,孩子被送往乡镇卫生院治疗,目前,相关工作人员正在积极劝说家属将孩子送往郑州或者北京的大医院。(视频由网友“重庆公益爱心妈妈”提供)

此前报道:

河南夫妻疑利用3岁女儿诈捐并致其死亡 警方:正在调查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3岁女童雅雅(化名)患重病,其父母于前段时间在网络上呼吁爱心人士捐款,希望筹到15万元。

然而,爱心款筹得几万元过后,网友惊讶地发现,这对父母并未带孩子治疗,并且在获得医院“孩子还有救、请立即住院”的检查反馈后,竟带着孩子“匆忙消失”。

几天后,孩子死亡。

网友质疑这对夫妻故意诈捐,并导致让孩子死亡。

4月10日,多名网友,包括微博大V@作家陈岚选择报警。封面新闻记者从太康县警方获悉,当天,警方已组织警力开始调查取证。

当事夫妻在网络上发布的孩子病情照片

原标题:原副总理陈永贵夫人走了

国务院原副总理陈永贵遗孀宋玉林于4月6日晚7时许在山西昔阳大寨镇大寨村家中去世,享年92岁。

宋玉林2003年接受采访(电视截图)宋玉林2003年接受采访(电视截图)

据公开资料,陈永贵1914年生,山西昔阳人,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第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三至五届全国人大代表。早年曾任山西省革委会副主任、中共昔阳县委书记、中共山西省委书记、晋中地委书记等职。

1975年至1980年,他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一职。1980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接受了他关于解除其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请求。1986年3月26日,陈永贵在北京逝世,终年72岁。

陈永贵(右一)资料图陈永贵(右一)资料图

宋玉林是陈永贵第二任妻子。1965年,陈永贵第一任妻子李虎妮因病去世。一年后,陈永贵经人介绍与宋玉林结婚。1966年至1986年,两人共同生活二十年。

据人民日报社主管的期刊《人民文摘》报道:1965年,陈永贵的第一个妻子患癌症去世,留下两个幼小的孩子。当时全国已经开始学大寨,陈永贵天天忙村里县里的事情,根本顾不上照顾家,有人就给他介绍了离婚的宋玉林。当时陈永贵还没有那么多领导职务,而且比宋玉林大10多岁。

据《党史纵览》杂志报道,1975年1月,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人代会开会前夕,病重住院的周恩来把陈永贵请到医院里,跟他谈了让他担任副总理的工作安排。

周恩来说,“你要有所准备,当国务院副总理,把大寨精神推向全国,怎么样?”

陈永贵听后一愣,忙说:“总理,我文化水平不行,实在是当不了这个副总理!”周恩来严肃地说:“看你永贵,你是不是党员?是党员就得接受党的安排。”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注意到,陈永贵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后,坚持不拿国家的工资,他和宋玉林的户口,也都留在了大寨。

陈永贵到北京工作后,宋玉林仍长住大寨,还在村里的托儿所给人看孩子,只能从广播里、报纸上了解丈夫的行踪。

据报道,当时有外国客人、领导人到大寨参观,提出要见宋玉林,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穿戴也不好,东躲西藏。可是陈永贵不在乎,非要找到她不可。

陈永贵找到宋玉林后还说:“你有什么不好意思见人的?劳动最光荣。”他还开玩笑说:“有人造谣,说我娶了个20多岁的大姑娘,你也让大家看看嘛。”

1986年3月26日,72岁的陈永贵因肺癌在北京逝世。当时新华社发文评价:陈永贵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保持了中国农民固有的勤劳、朴实、节俭的传统美德。

宋玉林曾说,老伴去世以后留下的唯一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是家中的一台老式缝纫机,“从前给孩子们做衣服全靠它。”这台缝纫机一直保存数年。

“政事儿News”(微信ID:zsenews)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原标题:她蹲完监狱当总统,他当完总统进监狱……可还能找到来时的路?

腐败问题,拉美政坛的痼疾沉疴。

一面是证据凿凿的司法审判,一面是山呼海啸的汹涌民意,巴西前总统卢拉,正置身这冰火两重天的峰顶。

然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哪怕有前总统的身份,又是今年大选的热门候选人,一直坚称自己无罪的卢拉还是不得不直面判决,只身入狱。

由于卷入贪腐案,卢拉成为巴西第六位沦为阶下囚的前总统,也是自上世纪60年代之后第一位坐牢的前总统。

即便如此,卢拉在巴西仍拥有极高支持率。可以说,只要他躲过此劫,获得参选资格,胜算很大。直到宣判前的最后时刻,他所在的劳工党仍在全力推举他作为总统候选人,甚至没有准备任何B计划。

作为前国家元首,尽管官非缠身,但卢拉在巴西普通民众中的支持率始终居高不下,这当中的缘由与卢拉一路走来的际遇有深刻联系。 

尽管后来身居高位,但卢拉是不折不扣的“苦出身”。

生于1945年的他家境贫寒,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在路边给人擦鞋为生。14岁时,在工厂做工的他因事故失去了左手的小指,被媒体冠以政坛“九指神丐”之名。

25岁那年,卢拉在拮据中目睹怀孕8个月的妻子撒手人寰。自此,卢拉站到了当时巴西军政府的对立面,成为工人领袖,并逐渐步入政坛。

1980年2月,34岁的卢拉建立了劳工党,这也正是他日后当政时的执政党。在数次竞选失败后,他终于在2002年当选总统,并于4年后顺利连任。

作为巴西历史上出身最低微、支持率最高的总统,卢拉是很多巴西贫苦百姓的偶像和希望。

他在任期间,巴西经济发展良好,贫富差距也有所控制,因此卢拉深受民众爱戴,离任时支持率仍高达87%,而他一手培养的接班人罗塞夫也成功当选总统。与其说巴西人选择了罗塞夫,不如说是选择了卢拉。

然而正是在罗塞夫的第二任期,形势急转直下。随着大宗商品交易黄金期的结束,巴西经济转入下行,国内矛盾也逐渐尖锐。罗塞夫谋求连任时也是赢得勉强,不仅依靠导师卢拉出山拉票助威,最终也不得不与民运党组成联合政府。

至刚易折,罗塞夫是位强硬的政治家,而非成熟的政客。盟友一朝变政敌,更何况对手是深谙法律武器的特梅尔,她难以招架。一个“洗车行动”,牵扯出丑闻无数。

彼时罗塞夫其实已自身难保,但为使卢拉免于被起诉,罗塞夫想出了聘任卢拉为政府部长的办法。电话录音被曝光,计划破产,罗塞夫也被动到极点。

但年轻时当过游击队员、蹲过大牢、受过酷刑的罗塞夫绝不是妥协服软的角色,硬拼到底的结局就是弹劾通过,黯然下 台。

到了这个地步,劳工党依然没有认输。卢拉仍是劳工党的“王炸”,只要保住他,就有东山再起之日。而旷日持久的贪腐案在大选年尘埃落定,前总统锒铛入狱,巴西政局变数陡增。

卢拉和罗塞夫,尽管出身不同——一个是穷孩子,一个是富商之女,但他们都从艰苦的革命斗争中一路摸爬滚打出来,拥有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也践行着一致的政治路线。在占巴西人口大多数的低收入群体中,他们仍然拥有极高的民望。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